私服123首頁
當前位置:私服123>《魔域》遊戲爭議:屢被玩家投訴“涉賭”

《魔域》遊戲爭議:屢被玩家投訴“涉賭”

  彼時,遊戲行業人士告訴《中國經營報》記者,行凶者疑似爲《魔域》玩家,背後或與遊戲“氪金”(指支付費用,特指在遊戲中的充值行爲)相關。但該信息尚未得到網龍及警方的證實。

  就該案件後續進展情況,近期,網龍方面向記者表示:“該事件爲社會性事件,公安機關正在調查取證,爲不影響公安機關辦案,還請以公安通報爲准。”而記者從當時通報該案的“鼓樓公安在線”微博(認證信息爲福州市公安局鼓樓分局)中,並未看到有關于該事件的進一步調查結果。

  此外,記者調查了解到,更早之前,在網龍總部所在的福州市,曾有3名玩家在鬧市區以喝農藥的方式,控訴該公司遊戲産品存在問題。後來被搶救過來的其中兩名玩家向本報記者透露:“我們是被不同的救護車,分別送到三個不同的醫院進行搶救的,陳強(化名)是被最後送走的、他喝的量也最大,最後沒有被搶救過來。”記者就此多次聯系網龍及當地警方求證,但均未獲明確答複。

  記者發現,在網絡平台上,已有不少玩家在舉報《魔域》遊戲涉賭。有律師向記者表示,如果存在遊戲運營商通過遊戲産品,進行人民幣與遊戲虛擬幣的雙向兌換,則或涉。但有遊戲業內人士向記者分析,《魔域》遊戲中的遊戲商人回收虛擬幣和道具的行爲,或只是其自身的行爲,與遊戲公司本身或並無關聯。

  至于玩家提及的遊戲中的概率性玩法或涉欺詐的問題,有受訪律師認爲,目前法律在這方面還未有明確規定,屬于自由裁量問題。這更多是一種商業營銷的策略,運營商在這其中或許存在打擦邊球的行爲,只是把最好看的概率公布出來了,對玩家而言,實質上是被誤導的。這其中,或存在民事欺詐的行爲。而如果因爲這樣的情況,導致了玩家的經濟損失,玩家可向遊戲運營商索要賠償。

  對于上述指控,本報記者向網龍和西山居世遊方面求證,西山居世遊回應稱,其雖爲《魔域》正版手遊的運營商,但網龍爲總研發和運營方,相關回複以網龍的回應爲准。網龍方面則表示,《魔域》遊戲合法合規,不涉及任何機制。

  由網龍研發和運營的端遊《魔域》、手遊《魔域-口袋版》中,“魔石”爲遊戲內的虛擬道具,虛擬貨幣則爲“99幣”和“99通寶”。

  記者注意到,在端遊《魔域》、正版手遊《魔域》以及手遊《魔域-口袋版》這三款遊戲中,遊戲內均有虛擬資産“魔石”,但“魔石”在這三款遊戲中充當的角色卻並不完全相同。

  據網龍方面客服人員透露,在由網龍研發和運營的端遊《魔域》、手遊《魔域-口袋版》中,“魔石”爲遊戲內的虛擬道具,虛擬貨幣則爲“99幣”和“99通寶”。

  根據2020年3月18日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的《肖穎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二審刑事判決書》,網龍公司向福建省文化和旅遊廳備案的虛擬貨幣也僅爲“99幣”及“99通寶”。

  但近期,有玩家向本報記者提供的遊戲內充值顯示,其通過端遊《魔域》內的二維碼掃碼支付獲得了遊戲內的“魔石”虛擬資産,但網龍公司據此對其開出的卻顯示是銷售了“虛擬貨幣”。

  記者之後向網龍客服方面進行咨詢,上述在遊戲內直接充值得到魔石的情況下,魔石究竟算虛擬貨幣還是虛擬道具?對方回應稱,爲虛擬道具。

  但北京市炜衡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石家莊分所負責人丁律師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卻提及,“其實只要是直接用人民幣充值在遊戲中獲得的虛擬資産,形式上就屬于虛擬貨幣,但如果玩家通過這種充值形式獲得的魔石爲虛擬道具,那就是在打擦邊球,它是在玩一個概念”,“魔石既然是虛擬道具,本身只能滿足玩家的遊戲體驗,而不應當具備其在遊戲中的結算功能。一旦該虛擬道具具備遊戲結算功能那就跟直接用法定貨幣進行結算是一種形式。那麽對于法律監管而言,就可能存在一個形式上不能直接結算的概念。”

  當被問及端遊《魔域》的運營商網龍爲何要將遊戲內直充情形下獲得的魔石作爲虛擬道具來看時,丁向記者稱:“我個人認爲,由于網絡遊戲運營商是盈利性的商業機構,這麽做或許是爲了達到它的商業目的,盡量降低觸碰法律風險的可能或減少行政監管可能對其造成的影響。假如一方面說魔石是虛擬貨幣,一方面又說不是虛擬貨幣,那麽它有可能是在利用當時的監管規則的空間玩文字遊戲。”

  而究竟“魔石”屬于虛擬資産還是虛擬貨幣?在《魔域》正版手遊中,也同樣存在讓人感到模棱兩可的情況。記者通過與該手遊的客服入口——微信公衆號“魔域手遊”的人工客服人員聊天發現,對方對此似乎也搖擺不定。其一開始回應稱“魔石”爲虛擬貨幣,但之後又改口稱爲“僅限于在遊戲內使用的相關道具,用于兌換遊戲內的其他虛擬道具物品”,最後又表示其屬于遊戲內的虛擬貨幣。

  在福州市12345便民(惠企)服務平台,記者以“魔域”爲關鍵字,搜索到了100多條的相關投訴信息,其中就有一些提及《魔域》遊戲涉賭。

  從上述玩家的投訴內容來看,玩家稱遊戲內存在大量的遊戲商人,可以出售魔石,而且比官方商城的購買價格要低,並且認爲商人與網龍公司之間存在關聯。

  那麽,真實的情況是什麽樣的?在《魔域》正版手遊內,記者發現確實存在收售魔石、器靈等的情況,並且有人甚至打出了支持花呗、信用卡等支付方式的信息。這些所謂的商人,還會在這樣的收售廣告中,附帶上微信號。

  記者添加了其中兩位遊戲商人的微信,一位商人稱100元人民幣可買3900個魔石,也有遊戲商人稱以100元3900個魔石的價格出售,以100元4200個魔石的價格回收。而在遊戲內的充值界面,記者發現,128元人民幣僅可購買3456個魔石。

  爲了驗證是否可通過商人渠道購買到比商城價格更低廉的魔石,記者從一位商人手中通過支付寶付款的方式,買了100元人民幣的魔石,轉賬完成後,魔石的交付則在遊戲內進行,對方通過私聊的形式,發送給買家相應的魔石紅包,買家只要點擊領取就可獲得來自“魔域官方團隊”的3900個魔石。並且,如果是新注冊的賬號,還能獲得360個隨賬號綁定的魔石。

  記者在與商人的溝通中還獲悉,如果玩家付款後,商人私信玩家發送魔石紅包時,玩家中途退出了遊戲,那麽再次登錄遊戲時,紅包就無法領取,這時候魔域手遊系統會在第一次發出紅包8分鍾之後,將紅包又退回到商人手中,待商人再次收到紅包後,再以相同的方式在遊戲內把魔石交付給買家。

  根據受訪玩家向記者提供的微信聊天記錄,其此前與《魔域》正版手遊中的遊戲商人交流時,對方也表示其魔石來源于運營商西山居世遊官方渠道。

  在此前的媒體報道中,也有商人稱其“老板的老板來自網龍公司”。據受訪玩家稱,因爲《魔域》端遊的運營商是網龍,所以,這個商人說的有可能是《魔域》端遊的情況。

  此外,受訪玩家還向記者講述了他從《魔域》正版手遊遊戲商人那裏獲知到的商人內部與運營商西山居世遊方面的關聯。

  該玩家告訴本報記者,以《魔域》正版手遊在蘋果手機端的情況爲例,首先,由某個包區的收售魔石、器靈等虛擬資産的大商人與西山居世遊的客服人員進行對接,包區大商人從後者那拿貨。打個比方,進的全部是魔石的話,大商人會向西山居世遊客服人員每個月拿一定金額的貨。據受訪玩家提供的他與擺攤商人的微信聊天記錄,包區大商人一次會向西山居客服拿幾百萬元的貨,由于量比較大,一些小商人,也就是玩家在遊戲內可見到的多個擺攤的商人,有時候也會從包區大商人那裏拿貨。

  該玩家還提及,這些小商人其實都是一個個的遊戲工作室,他們直接對接玩家,爲玩家提供比官方商城價格更低的虛擬資産,並且,玩家還可以將自己可交易的虛擬資産賣給這些小商人。小商人每月大約能銷售四五十萬元的貨。

  但從該受訪玩家提供的微信聊天記錄可知,擺攤小商人的拿貨渠道,除了上述的向包區大商人拿貨外,他們所在的遊戲工作室的老板也會像包區大商人一樣,從同一個供貨商,也就是西山居客服人員那裏拿貨。

  UOC網遊鏈創始人賈柯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也表示,遊戲虛擬道具或遊戲虛擬資産的交易,市場規模很大,一般情況下,只要有一些在線的遊戲玩家存在,它們也會存在。像之前的5173這樣的交易平台,就有很多玩家進行二級市場的交易,這是滿足玩家間買賣需求的正常行爲。

  北京盈科(沈陽)律師事務所部門主任劉強向記者稱,是否是遊戲,需要綜合判斷,從虛擬幣兌換、遊戲勝率、遊戲的組織構成、遊戲結果是否符合“射幸”等方面判斷。

  北京福至久久軟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孫晖向記者提到,遊戲公司一般不太可能存在去市場上用人民幣回收遊戲虛擬資産的情況。“遊戲公司本身就是掌握遊戲虛擬資産的,它如果需要的話,沒有必要用人民幣去回收”。

  但對于上述自稱是從遊戲運營商“進貨”的遊戲商人,不僅進行虛擬資産的出售,同時還用人民幣回收的行爲,孫晖向記者稱,這種回收行爲或只牽涉到商人自身,與遊戲公司應該沒有關系。

  在孫晖看來,這種情形出現的原因,可能是商人除了在上述渠道“進貨”賣之外,還想通過其他的拿貨渠道去賣,這時候商人通過從玩家那裏回收虛擬資産、之後又以較高的價格賣給玩家,這應該是玩家間正常的二級市場交易行爲。

  孫晖向記者表示,雖然遊戲公司或並沒有可能用人民幣回收虛擬資産的情況,但他認爲,遊戲行業中,大多時候,遊戲的運營商有可能在官方商城的充值渠道之外出售遊戲虛擬資産。

  “這種行爲有點影響遊戲公司的口碑,不管是遊戲運營商自己以一種隱蔽的方式去賣,還是通過中間商去賣,由于一般遊戲運營商這樣做,大多都並沒有告知玩家,所以對于玩家來說,遊戲運營商對其或存在欺詐的嫌疑,但一般遊戲公司並不會承認自己有這樣的行爲,因爲這顯得遊戲並不公平。”孫晖向記者補充道。

  孫晖還提到,除了上述遊戲運營商可能存在直接或間接的以較隱蔽的方式出售虛擬資産外,還有可能是遊戲公司內部的個別員工,私自通過上述售賣行爲來賺外快,在這種或有情形下,遊戲公司本身也算是受害者,但它同時也負有對員工的管理方面的責任。

  丁向記者稱,如果遊戲的運營商提供了網絡遊戲平台,並且在平台允許玩家通過人民幣充值獲得的虛擬貨幣或者說道具轉化爲法定貨幣、貴重財物的話,則可能涉及利用網絡遊戲進行違法犯罪(例如:、洗錢等)活動。

  對于上述商人透露的出售遊戲虛擬資産的行爲或與運營商官方存在關聯的情況,丁也提到,如果事實上運營商真的有自己的代理商,那麽需要注意的是,所謂的代理商,有沒有與運營商官方建立一個正規合法的代理關系,作爲公司經營管理方式進行公示。並且,這種代理銷售的行爲以及與遊戲平台內價格相比,出現的打折(售價更低)情況,個人覺得這或許可以看作是一種特許經營模式,由此也可能涉及到該代理經營行爲是否需要審批或者備案。如果需要進行審批或者備案而沒有的話,也會是一種違規或者違法的行爲。

  丁稱,如果運營商與商人有關聯,並且運營商官方提供了購買虛擬貨幣及反向兌換人民幣進行結算的服務,這種結算服務本身就涉嫌違法。現在法律上有一個慣有名詞叫“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就是說用一種表面上合法的形式,甚至于說在一種真空的監管模式下,掩蓋利用平台進行銷售或者回收虛擬貨幣的行爲,如果有這樣的情況,個人覺得運營商可能就觸犯法律了,該遊戲的玩家就不單純爲娛樂、精神享受,玩家可能就會利用遊戲及結算方式進行違法犯罪活動。

  在丁看來,在這個過程當中,即便是遊戲運營商員工通過他自己的職務之便來進行的上述出售和回收的行爲,運營商本身也需要承擔相應的管理責任。而如果有玩家認爲,他是基于某種信賴,認爲所謂的工作人員就代表遊戲公司,當玩家在其中有經濟損失,向遊戲運營商進行索賠時,可以要求運營商承擔相關的賠償責任,具體需要司法機關做進一步的綜合判斷。

  北京盈科(沈陽)律師事務所部門主任劉強也向記者稱,是否是遊戲,需要綜合判斷,從虛擬幣兌換、遊戲勝率、遊戲的組織構成、遊戲結果是否符合“射幸”等方面判斷。具體到某款遊戲上,就得看整體的兌換率以及服務收費形式等進行綜合判斷。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的關于的指控,有受訪玩家還向記者稱,遊戲中的一種名叫“阿拉瑪之魂”的器靈的玩法,或還涉嫌欺詐。

  記者在《魔域》正版手遊內看到,玩家所提到的這種阿拉瑪器靈鍛造的玩法,主要是指器靈複蘇中的融靈和碎靈兩種情形,其中,融靈有高級融合(可以融合1級(含)以上15級(含)以下器靈,100%成功)和幸運融合(50%概率獲得1個器靈材料或經驗,50%概率獲得更高級器靈)兩個選項。

  例如,當玩家想要將兩個較低的同樣等級的阿拉瑪器靈(兩個3級)融合成一個更高等級的器靈時,可以選擇高級融合形式,必定獲得一個4級器靈,也可以選擇並不保證能確定地獲得更高級器靈幸運融合形式。

  需要注意的是,雖然遊戲內明確標示幸運融合中或可獲得更高級器靈,但“詳情介紹”中也說明了兩個3級器靈,在幸運融合情形下,有50%概率會失敗,銷毀1-2個材料器靈,也有50%概率會成功,將隨機獲得3級、4級、5級、9級、11級器靈中的一種。

  而如果是兩個8級器靈進行幸運融合,可能獲得的最好的結果則是手遊中的最高級16級,但除了這種情形,還有隨機出現的並沒這麽高等級的情形,甚至是失敗。

  但在遊戲內的鍛造熔爐中,對于幸運融合的情況,遊戲只標示出了可能獲得的上述最理想的結果,而這對于很多玩家而言,無疑在未點開“詳細介紹”了解清楚的情況下,則很可能會容易忽視失敗以及隨機出現的其他等級的情況。

  “因爲16級的戰力比較高,所以我一直都想要一套,一套的價格估計要五六萬元”,有玩家向記者講道,“但遊戲內的這種幸運融合中提到的概率其實是比較模糊的,它只是說了這種方式下的成功和失敗的概率,但並沒有說成功情形中,玩家有可能獲得最理想的16級結果時的概率是多少,因爲我就是沖著16級去的,我想要知道的是出現16級的概率是多少,但這個並沒有公示出來,我一直沒抽到過16級,這或許涉嫌欺詐。”

  也有受訪玩家稱,遊戲內沒有標示出現16級的具體概率是多少,“我只要證明每次進行融合的時候,這些大獎,也就是更高的那些等級(包括端遊的最高級18級)全部都在抽獎池中,而且必須要明示最高級的抽中概率是多少。因爲如果原本抽獎池中就沒有18級,那抽中18級的概率就是0”,“就像現實中去抽獎一樣,如果抽獎箱是空的,那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抽到什麽獎”。

  對此,劉強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稱,遊戲內的概率玩法中,針對具體每一種抽中結果的概率公示問題,目前法律還沒有明確和細致的規定,是否對每一種成功結果的概率分別進行公示,目前還是遊戲公司自己的權利,但玩家可以以遊戲公司或需要承擔欺詐的民事責任爲由,向其索要賠償。

  對于玩家的這種指控,天堂私服推薦2020丁稱,此前的《網絡遊戲管理暫行辦法》明確表示,不得用法定貨幣或者虛擬貨幣來直接參與遊戲抽獎,阿拉瑪之魂總歸也是由人民幣購買的魔石再買獲得的。雖然這個辦法被廢止了,但我個人認爲相關的監管要求還是存在的。如果存在這樣的情況,應該可以視爲違規的行爲了。

  而對于運營商只公示幸運融合下,成功的概率爲50%,並未單獨將成功情形下隨機出現的每一種更高等級的結果概率進行公示,丁認爲,這是一種商業營銷的策略,運營商在這其中或許存在打擦邊球的行爲,只是把最好看的概率公布出來了,對玩家而言,實質上是被誤導的。這其中,可能會存在民事欺詐的空間。而如果因爲這樣的情況,導致了玩家的經濟損失,根據《消費者權益保》的相關規定,玩家就可以向遊戲運營商索要賠償。如果利用虛假宣傳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務,導致消費者受損,消費者可以要求相應的賠償。

  丁同時向記者提到,對于玩家來說,如果在玩遊戲過程中發現遊戲有違規或者違法的行爲,可以向公安機關控告,也可以向主管的行政管理機關進行舉報。另外,如果在玩遊戲過程中,認爲自己的合法權益受到了侵犯,也可以通過消費者協會、人民法院來解決。而如果玩家認爲運營商存在侵權行爲,應當有效保存好侵權的證據,以待向公安機關、行政主管部門、消費者協會舉報或投訴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逆水寒

 
 
相關推薦
手機上玩端遊!《天堂》互通版1
天堂私服手遊禮包領取_禮包怎麽
178天堂私服新端發布網190
139my天堂私服發布網《天堂
天堂也玩單機版“天關”驚現街機
龍淵劍域普通模式地獄正式版QQ
疑似天堂遊戲玩家持刀闖入:福建
天堂官方合作網站_天堂官網_天
無限元寶頁遊556pk天堂私服
張銘恩事件是什麽?張銘恩出了什
   
私服123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